简介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韭菜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

当然,彭三的工作职能虽然包括了四局所有工作,但他并不属于四大部门任何一个单位。

他代表着云记,而庙街就是油麻地两大帮会之一云记的地盘。

为什么彭三云记的地盘让彭三来管理?

很简单。

在港岛十八区的水果供货上,云记跟和胜记的争斗已久。

谁都想压对方一头,但又没法压住。

双方背后都有更大的社团支持。

云记的连坤背后有香港四大社团之一青山社支持,他本人以前也是青山社的红棍,和胜记的谭耀炳则是四大社团之一和联胜的元帅。

两家背后都有势均力敌的社团撑腰,几年来虽然争端频发但都处于一种互相试探的状态。

黑涩会是求财,不是求战。

所以双方虽然不时小打小闹但都默契的没有动用社团的力量。

因为不管是哪方动用社团的力量,那对方也自然会有人出来撑腰。

彭三的出现打破了这种默契。

一个人顶七八个打手的凶猛让谭耀炳只能交出手里的地盘。

有组织有纪律的社团被称为黑涩会,要想保持纪律和组织自然是赏罚分明。

立了功又有着普通外围成员不具备的战斗力,彭三自然会被重用,而结果就是管理庙街的具体事务。

负责收取每月的综合管理费和保护治安情况。

有点类似于...封地。

而现在的彭三已经是云记正式会员,坐馆连坤手下的四九仔。

“三哥好。”

“三哥。”

“......”

彭三所过之处,招呼声一声连着一声。

有摆地毯的小贩、也有开店经营的老板,这些人在招呼的同时又主动拿出钱交给了彭三。

有一百的、有两百的、有一千的。

根据摊位面积计算。

这是每个月按例收取的综合管理费,还有一个名字,就是收坨地。

大白话呢,就是收保护费。

保护费自然要提供保护的服务。

云记负责保护庙街大小老板们可以安稳经营,不管是有人找麻烦或者买东西不给钱什么的,云记都会出面解决。

不缴保护费会怎么样?

试过的都知道,服务会变成麻烦。

“三哥。”

一声声招呼下,彭三的面皮跟瘫痪了一样。

抽的次数太多快成面瘫了。

MMP,老子怎么就成三哥了。

在周围那些商贩的畏惧中,彭三心里比怨妇还要幽怨。

连坤喊他阿三,这些人喊他三哥。

明明很正常的称呼但总让人会想起红头阿三。

一家、两家、三家。

走了整整三个小时,彭三一行人终于走到了庙街尽头。

有小弟提醒道。

“三哥。再前面就是和胜记的地盘了。”

彭三停步,他开口道。

“一共收了多少钱。”

“六十三万多。”

有那么一瞬间,彭三想把后面小弟身上拿着的钱全给抢了跑路。

六十三万。

这么多钱以他过去的工资干一百年都赚不到。

但最终,彭三还是压下了心里的那份冲动。

他第一次出来收钱,连坤要是没在暗中防着他才见鬼了。

不动声色压下心里的欲望,彭三开口道。

“拿六万给兄弟们分了,白毛跟我回去交数。”

出来混谁都是为了钱。

一听要分钱,彭三身后的小弟一个个顿时笑了起来。

十个人。

一个人就是六千块。

一个个在平时凶神恶煞的家伙们笑容可掬起来。

彭三也没有耽误,直接从收钱的袋子里数了六千开始发钱。

这是云记的规矩。

每个月的管理费拿出百分之十给小弟。

你六千、我六千。

拿了钱的小弟们脸上一个个乐呵呵起来。

没人有什么不满。

社团要发展需要资金,虽然有百分之九十都上交了,但大家都知道,这百分之九十中有百分之五十还得再上交。

“三哥。钵兰街那边有地方来了新姑娘,要不要一会去看看。”

分了钱之后,有小弟笑嘻嘻说道。

顿时,彭三的脸上一烫。

钵兰街到庙街也就几步路的距离,那里是干什么的彭三很清楚。

去不去?

作为一个尚未被处理过的男人,彭三纠结了很久。钵兰街那些在街边衣着清凉的小姐姐们不由自主就出现在他脑子里。

可就在这时,几声“哔哔”在彭三腰间一震。

“哔哔”“哔哔”。

是彭三腰间的传呼机。

上面只有四个字,老地方见。

彭三眼里闪过一丝精芒,他朝四周的小弟不动声色道。

“下次有机会再去。今天我还有点事,白毛,现在跟我回去跟老大交数。”

“......”

——————

铜锣湾,老是破旧的公寓中。

“下面是一条财经短讯。

根据霓虹统计局公布的数据,1990年度霓虹GDP总值同比上升百分之二十五,其中大阪、东京等几大城市名列前茅,升幅为百分之三十。但由于日元急速走强,霓虹股市本日下跌百分之四。

受此影响,恒生指数在本日下跌百分之七,收报3910.71。

有分析师指出,霓虹股市对香港经济的影响不大,本日大跌一定程度上是受投资者恐慌所导致......”

公寓楼里,卢树坐在沙发上独自一人看着电视。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嘴唇上也没有多少血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晚上天气气温下降的缘故,他感觉全身一片冰凉。

一种难言的恐惧在卢树心里弥漫着。

在下午收盘的最后十五分钟,恒生指数突然急速跳水。

短短十五分钟里,下跌了290个点。

一根超级巨大的阴线,直接吞没了前面三个交易日的涨幅。

卢树赚钱了。

十五手空头合约在290个点的跌幅中盈利近二十二万,而在下跌的途中还加仓了五手,累计盈利高达三十万。

可正因为如此,在最早的兴奋之后卢树才感觉到一种冷到骨子里的恐惧。

巨大的跌幅意味着暴利,但是如果在最后的关头选择错了方向,就意味着一场屠杀。

卢树记得很清楚,下午的交易中心有无数撕心裂肺的呐喊和痛哭声。

在急速的暴跌之下,有很多买入股票的投资者手里的股票大跌,更有不少做多恒指期货的投机者在短短几分钟被市场掠夺一空。

爆仓,几乎亏光了所有本金。

而在这之前,不管是香港所有的专家、教授、电视台、报纸都认为恒生指数即将上万点,大牛市即将来临。

可结果......

“为什么会突然暴跌?”

“市场才是正确。上周末那么多利好但你看到了什么?你没有看到上涨,为什么利好不涨?因为买的人太多了。”

一种无形的敬畏渗入到了卢树骨子里,恍然间他终于明白了韭菜是什么意思。

喜欢重生之我是大空头请大家收藏:(m.fuziwuexue.com)重生之我是大空头夫子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