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章 必胜的赌约和输了又怎样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

课堂上的最后,沈建南说了一番话。

一番让所有学生都难以置信的话。

苏联一定会解体,而且一定是在今年。

理由是苏联在金融系统正在瓦解,苏联的银行业正在被欧美银行业侵蚀、苏联五十年积累的家底被高福利透支、苏联的轻工业和农业太过落后.......

很多理由。

这货认为,苏联的金融系统出了问题,所以他们的本币卢布一定会遭到全面狙击,如果卢布被瓦解,苏联的经济体系就会全面崩溃。

而经济的崩溃必然伴随着政治上的严重混乱,所以苏联一定会解体。

但很多人都觉得,虽然这些理由很足,但都不足以支持苏联会垮台这个判断分析。

枪杆子里出政权。

苏联拥有最强悍的军队,不管是武器还是兵力苏中央都都足以镇压各国。无论金融这种手段有多么的恐怖,但在粉碎一切的武力下根本不可能让苏联解体。

可偏偏,沈建南的分析是苏联一定会玩完。

打闹声、欢笑声、叫喊声、沸腾声。

有年轻情侣相伴走过,有好友携手一起奔过、有深远而青涩的吉他声、也有认真朗读书本的书呆子。

洋溢着青春的大学校园无处不在彰显着生之活力,就连看似干枯的梧桐树也在这种活力中发起了嫩芽,点点绿意下春的气息和生机隐隐可见。

一段不算僻静的小道上,卢新月的眼里全是戒备、好奇之色。

自从下了课,沈建南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断过,那种笑容时而淫荡、时而邪恶、时而真诚、时而玩味。

很迷一种笑容,迷的卢新月感觉就像是一个大白痴、迷的她感觉到有一种阴谋的味道。

女人这种生物有了好奇总是难以克制的,这种好奇心可以超越一只猫,在好奇心的驱动下,卢新月很八卦的问道。

“笑什么呢?”

笑什么?

沈建南笑着说:“如果今年苏联解体了,我该不该笑?”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答案。

卢新月很认真的想了想也没想到这有什么好笑的。

从民族角度上考虑,确实该笑,可是这跟晚上做春梦笑醒有什么区别。

呸呸呸!

发现自己思想有点不正经,卢新月脸上微微红了下。

所以沈建南有些不懂了。

苏联解体这种事情跟脸红好象怎么都没关系吧。

“你发烧了?要不要去看医生。”

这家伙狗眼怎么这么尖?

还不是被你害的。

狠狠在心里骂了一句,卢新月眼都不带眨的说道。

“刚打春,所以感冒了。不要紧。”

打春、感冒。

沈建南一脸懵逼。

他呆呆看着卢新月似乎是在想打春为什么就会感冒。

四目相对,一人错开,卢新月连忙岔开话题道。

“你就这么确定苏联会垮?”

“你不信?”

“以目前苏军的兵力,不管是立陶宛还是乌克兰绝无可能真正独立出去的,苏中央的铁血你不可能不了解,肯定会大规模镇压.”

“那又怎么样?”

“你难道没没听过枪杆子里出政权。”

沈建南停步,他转头望着卢新月很奸诈的笑着说。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如果苏联在今年解体,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那如果没有解体呢?你答应我一百个条件?”

“......”

卢新月的无耻程度再次刷新了沈建南的认识,他幽幽道。

“新月,你知道么,以前我觉得我才是这个时代最无耻的那个人。”

卢新月就像是没有听懂沈建南的话,她微眯着眼问道。

“现在呢。”

沈建南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很严肃的思考了一番开口道。

“就按你说的,如果在今年苏联没有垮台,我答应你一百个条件。但如果结果跟我判断的一样,你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卢新月怔住了。

这明显是一个不平等的赌约。

一对一百,怎么算怎么划算的,而且苏联的铁血残酷强悍世人皆知,这么一个让世界都颤抖的国家怎么可能会在一年就分崩离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卢新月总有一种感觉,这个赌约赌不得。

卢新月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尽管这种直接毫无道理可言。

“我不赌。”

这次,轮到沈建南怔住了。

他看着卢新月那双满月的眼睛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

卢新月也在想为什么自己要拒绝。

无论怎么看,这个赌约都很划算的,一百倍的赔率,世界上很难再有这么高还胜算很大的赔率了。

这是一份超值的赌约。

为什么自己要拒绝呢?

终于,卢新月意识到了自己为什么要拒绝。

沈建南太自信了。

那双眸子中的自信、那不可一世的结论。

很荒唐。

荒唐到自己本能的选择了相信。

卢新月嘴角勾了下,眼睛也微微眯成了初月。

“只是不喜欢赌而已。”

这个答案让沈建南露出了笑容,他微微侧身靠近卢新月开口道。

“想不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沈建南靠的很近,近到有些逾越,近到卢新月可以感受到脖子上的微微热气。

一丝羞恼在卢新月眼里闪过。

“赌就赌,我怕你啊!”

“说定了?那可不许反悔哦。”

“你要什么条件?”

“这个可以等结果出来再谈。”

“好。击掌为誓。”

“啪!”

一大一小两只手拍到了一起。

赌约生效。

沈建南顿时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大势这种东西那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他赢定了。

脸上还有羞恼愤怒之意的卢新月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输了又怎么样呢。

各怀鬼胎的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两人像是要掩盖什么一样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

3月1号。

香港,钵兰街。

有一种土那是写在脸上的。

所以会有那么一句话,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沈建南对这句话深以为然,他和卢树互相看了看都选择了离土包子远一点。

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

自从进港之后,彭三就像是猪八戒进了西瓜地,走一路看一路。

太多美女了。

衣着清理、打扮时尚,那风情一笑让人顿时心儿一荡漾。

喜欢重生之我是大空头请大家收藏:(m.fuziwuexue.com)重生之我是大空头夫子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