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挑明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

“砰砰”。

“建南,在不。大白天怎么还关着门!”

上午十二点,彭三敲响了沈建南的宿舍门。

没有人一开始就想当咸鱼。

经过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的反复思想斗争,彭三下定了决心。

出去闯一闯。

按部就班早晚只会越来越差,既然沈建南比他优秀都舍得下决心出去闯一闯,他有什么不敢的。

“砰砰!”

“建南,还没起......”

彭三喊着喊着,沈建南宿舍的门从里面开了。

不过,开门的不是沈建南。

彭三顿时呆在当场。

他认识宋晓丹,可是两个人不是分手了么?

彭三认识宋晓丹,宋晓丹自然也认识沈建南,她看着目瞪口呆的彭三眼里闪过一丝羞涩。

“建南出去买菜了,应该马上回来。”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彭三看着给他开门的宋晓丹懵逼了一瞬间。

披着沈建南的大衣、穿着沈建南的拖鞋、一幅刚睡醒的样子。

彭三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他不由自主想到了自家花皮羡慕的对象。

而他,就是自家的花皮。

十分钟后,买菜出去的沈建南回到了宿舍。

这货一看到彭三,差点笑出声。

门口,彭三为了避嫌蹲在地上抽着烟,那一脸惆怅的样子就像是生无可恋。

沈建南打趣道。

“老彭。你这是晚上被狗日了?”

“我倒是想啊!可是也得狗能看上我啊!”

“哈哈!”

“贱男,你俩啥时候和好的?”

“我俩一直好好的啊。”

“......”

彭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昨晚在舞会上,他明明看见沈建南和卢新月之间好像有点不清不楚。

“贱人,你今天不把我伺候好我就把昨晚的事情跟宋晓丹说。”

“昨晚的事?我自己都说了。”

彭三不吭声,一幅信你才有鬼的表情。

沈建南也不解释,他招呼着彭三进了宿舍就喊。

“宝宝,彭三想敲诈我,他说今天要是不让他喝酒就把昨晚我跟卢新月的事情跟你说。”

彭三目瞪口呆,接着就是一个麻麻批堵在胸口。

说了,居然真的说了。

可是宋晓丹为什么没生气?

宋晓丹确实没生气,她微微笑着说。

“你们要是想喝酒等我一会,我爸前端时间托人从国外带了一箱洋酒放在家里。我回去拿下。”

“......”

洋酒。

还是专门从国外带回来的洋酒。

彭三只差哇的一声哭出来。

以前班上最好看的女生跟了沈建南就算了,现在还这么倒贴。

顿时,彭三有一种好白菜都给猪拱了的心累感,也有一种活到狗身上的感觉。

读书他不如人家,能力他不如人家,就连长的也不如人家。

明明能靠脸吃饭人家还要拼搏,他再不拼搏那不是活该没女人缘。

出去,一定要出去。

不然特么都是沈建南这样的禽兽以后他可怎么混。

彭三决定出去的心更加坚定了。

人家能靠脸吃饭都要出去闯一闯,他还有什么理由在这里拿那五十五块钱的工资。

“邦邦”——

宿舍门口简单支起来的案板上响起了切菜的声音。

是宋晓丹在切菜。

彭三脸虽然特别黑,但其实很薄,他做不到像沈建南那样又吃又抹又喝。

何况专门从国外带回来的洋酒,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很贵。

彭三根本就不敢喝。

一个洗菜、一个切菜。

两人虽然没什么名分,但配合起来跟两口子没什么区别。

很快,切好的菜就放到了煤气灶上翻滚起来。

宋晓丹炒了两个,沈建南炒了两个。

很简单的几个菜色。

回锅肉、鸡蛋大葱、牛肉片和一盘青菜。

都是家常菜,胜在味道还算可口。

只是不管怎么可口的菜也都需要心情的。

沈建南和宋晓丹吃的很开心,彭三就一点都不开心了。

作为一只单身狗看着人家在那互相夹菜秀恩爱,他只能低着头跟碗筷做斗争。

犹如嚼蜡一般。

终于,一顿主欢宾不欢的饭结束了。

“老彭。你想好了?”

朝学校大门的一段路上,出了门的沈建南朝彭三问着。

“嗯。我昨晚想了一晚上,你说的有道理。与其这样一成不变不如出去闯闯,再说这次确实是个机会。”

对于彭三的决定沈建南没有任何意外。

如果昨晚他的刺激彭三都做不下来决定那彭三连个男人都不算了。

考虑了片刻,沈建南从兜里摸出一只新买的钱包,在数了两千块钱后他递给了彭三。

“这些钱你拿着,买两套像样的衣服,用不完再给你们家里寄点。”

一叠钱。

不算很多。

可是看着沈建南递过来的这一叠钱,彭三一时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两千块,他啊爹在兵工厂上班一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至于他,五十五的工资根本就存不到钱。

望着那一叠钱,彭三沉默了许久。

“拿着吧!咱们兄弟之间有什么好客气的。”

“建南......”

“别感动。你知道的,我昨晚是在刺激你,是故意让你跟我一起。为什么你也清楚。”

沈建南说的没错。

彭三虽然经常被白秋意讽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不代表他傻。他知道沈建南昨晚是在故意激他,也明白沈建南为什么激他。

彭三是广西人,父亲上过战场,后来分配在兵工厂上班。因为家庭的缘故,彭三从小就学过军体拳和一些格斗术,各种枪械也非常精通,用彭三的话说,隔着三百米他可以拿猎枪打死树上的麻雀。

沈建南也正是看中了彭三这一点。

外面的世界不比国内,在国外待过的沈建南很清楚外面的世界多么危险。

如果没有一个知根知底的人能够护卫安全,那在外面拥有财富不但不是好事反而是取死之道。

对此,不管是白秋意、彭三还是沈建南心里都是清楚的。

可是清楚归清楚,彭三还是有些不想接沈建南的钱。

三个人认识了这么多钱,彼此都是知根知底。沈建南的家庭环境比彭三家也好不了多少。

何况兄弟之间谈钱,彭三觉得很别扭,特别是沈建南故意把话挑明让他别感动,他就更觉得拿钱心里有愧。

沈建南这种货色精通人事,故意挑明自然就是让彭三心里既没有疙瘩又真心感动。

现在目的达成,这货顿时笑了起来。

“老彭。外面的世界很大的,如果有一天我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希望你还可以在我身边。

……

华海大学正门附近。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叼着烟不停转来转去。

中年人穿着一身面料不菲的西装,西装手腕上的袖标还没撕掉,手里拎着一部大哥大似乎身家不菲。

不过他的脸上有很浓重的焦虑之色,眼睛也通红一片似乎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新月。你觉得他真可以?”

喜欢重生之我是大空头请大家收藏:(m.fuziwuexue.com)重生之我是大空头夫子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